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施永青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施永青,香港中原地产创始人之一,现任中原集团主席,统领中国内地、香港、澳门三地分公司一千余间,员工两万多名。 施永青原籍浙江宁波,1949年出生于上海,4岁时定居香港,在港接受教育,19岁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8年,后转往地产行业任职。1978年开设中原地产代理公司,从事地产代理事业至今。 除房地产外,施永青在香港以私人名义创办免费报纸am730,并开设专栏亲自撰稿,专栏除议论时事外,更深入浅出分享其营商、管理实践经验及人生哲学等,广受大众欢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欧洲种族主义抬头  

2011-08-26 09:3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据一些旅欧回来的朋友反映,欧洲失业情况严重。一些以前少白人肯做的工种,现在也多了白人肯做;最明显的是餐厅里的白人侍应多了。过往,这类低技能的工作,多由新来的有色人种来担当。现在,工作岗位少了,白人失业的也增加了。如果餐馆是白人开的,老板就不自觉地把工作的机会让给了白人。

 

欧洲各国大部分都有防止种族歧视的法例,但亦无法阻止老板在工作岗位出现自然空缺时,找同种族人来担当。外来的新移民一般都敢怒而不敢言,因为欧洲社会的右派势力正在冒起,新移民面对的不单是失去工作机会的问题,而是可能被驱赶回国。法国最近就驱赶了一批吉卜赛人返原居地。

 

早前,香港有团体指香港人心底里存在着种族歧视;其证据是地铁里如果坐着一个黑人,他旁边那个位置就常空着,不大有人肯去坐。这并不一定是歧视,只是香港人平时接触黑人不多,人对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总会有点顾忌,为了防范,远离一点是很自然的。但香港甚少有要把外来人种遣返的言论,最多亦只是要求他们得符合某些条件,才能享受与港人一样的福利。可见香港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是相当开明与理性的。

 

反而文明如欧洲,其社会内潜在的种族主义意识,却强烈得令人有点意想不到。在欧洲居住的非洲黑人、库尔德族人、阿拉伯人等,很多时都没法被主流社会所接纳。他们只能聚居在一起,形成国中之国,城中之城。他们离开了聚居地区,就不易生活,甚至有可能被袭击。

 

地方政府常视这些外族聚居地为城市中的毒瘤,罪恶的温床。警察平时根本不敢单独去巡逻,政府差不多放弃管理。所以区内无法无天,情况就如香港以前的九龙城寨一样。

 

当情况发展得太离谱时,政府也会集结力量搞一次大扫荡,但效果不持久,反而加深了种族之间的成见。执行者在行动时常使用不必要的暴力,酿成更大规模的社会冲突。英国今次的暴乱,就是由警察错杀黑人青年而引起的。

 

自金融海啸之后,欧洲经济走下坡,失业率猛增,少数民族与青年人成了最大的受害者。与此同时,本土主义与种族主义亦大有市场。原居民觉得外来者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,增加了他们的社会负担,搞乱了他们的社会治安,甚至玷污了他们的社会文化。这种社会情绪,增加了右派政党的活动空间。

 

这些右派政党,常以基督原教旨主义的模式出现,内里实质上是新法西斯主义。他们主张:在一国之内应该「文化纯洁」、「宗教同质」,否则一定会造成冲突。为了避免冲突,他们要求政府限制新移民,并把已经到来的也遣返原居地。由于主流社会不接受他们的一套,他们就在国内搞恐怖活动,企图吓走外来者。主流社会虽然不认同这种行为,但从右翼政党在国会所得的议席不断增加的情况来看,民情似在转变。这种发展实在令人担心。

转载自2011826am730C观点)

据一些旅欧回来的朋友反映,欧洲失业情况严重。一些以前少白人肯做的工种,现在也多了白人肯做;最明显的是餐厅里的白人侍应多了。过往,这类低技能的工作,多由新来的有色人种来担当。现在,工作岗位少了,白人失业的也增加了。如果餐馆是白人开的,老板就不自觉地把工作的机会让给了白人。

 

欧洲各国大部分都有防止种族歧视的法例,但亦无法阻止老板在工作岗位出现自然空缺时,找同种族人来担当。外来的新移民一般都敢怒而不敢言,因为欧洲社会的右派势力正在冒起,新移民面对的不单是失去工作机会的问题,而是可能被驱赶回国。法国最近就驱赶了一批吉卜赛人返原居地。

 

早前,香港有团体指香港人心底里存在着种族歧视;其证据是地铁里如果坐着一个黑人,他旁边那个位置就常空着,不大有人肯去坐。这并不一定是歧视,只是香港人平时接触黑人不多,人对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总会有点顾忌,为了防范,远离一点是很自然的。但香港甚少有要把外来人种遣返的言论,最多亦只是要求他们得符合某些条件,才能享受与港人一样的福利。可见香港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是相当开明与理性的。

 

反而文明如欧洲,其社会内潜在的种族主义意识,却强烈得令人有点意想不到。在欧洲居住的非洲黑人、库尔德族人、阿拉伯人等,很多时都没法被主流社会所接纳。他们只能聚居在一起,形成国中之国,城中之城。他们离开了聚居地区,就不易生活,甚至有可能被袭击。

 

地方政府常视这些外族聚居地为城市中的毒瘤,罪恶的温床。警察平时根本不敢单独去巡逻,政府差不多放弃管理。所以区内无法无天,情况就如香港以前的九龙城寨一样。

 

当情况发展得太离谱时,政府也会集结力量搞一次大扫荡,但效果不持久,反而加深了种族之间的成见。执行者在行动时常使用不必要的暴力,酿成更大规模的社会冲突。英国今次的暴乱,就是由警察错杀黑人青年而引起的。

 

自金融海啸之后,欧洲经济走下坡,失业率猛增,少数民族与青年人成了最大的受害者。与此同时,本土主义与种族主义亦大有市场。原居民觉得外来者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,增加了他们的社会负担,搞乱了他们的社会治安,甚至玷污了他们的社会文化。这种社会情绪,增加了右派政党的活动空间。

 

这些右派政党,常以基督原教旨主义的模式出现,内里实质上是新法西斯主义。他们主张:在一国之内应该「文化纯洁」、「宗教同质」,否则一定会造成冲突。为了避免冲突,他们要求政府限制新移民,并把已经到来的也遣返原居地。由于主流社会不接受他们的一套,他们就在国内搞恐怖活动,企图吓走外来者。主流社会虽然不认同这种行为,但从右翼政党在国会所得的议席不断增加的情况来看,民情似在转变。这种发展实在令人担心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